您的位置: 网界网 > 网络学院-技术开发 > 正文

Java风云再起:谷歌碰撞甲骨文

2014年08月22日 14:33:48 | 作者:佚名 | 来源:51CTO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你们两家公司都要求登月,但你们的要求应该更合理一些。”2011年7月22日,美国北加州地方法院就甲骨文公司诉谷歌侵犯其专利权案举行听证会,由于两家公司在经济损失的计算问题上争执不下,而且都不太讲道理,主审法官威廉姆?...

标签
Java

 前度刘郎今又来

“谷歌非常古怪,他们有种优越感。现在很难说谷歌推安卓的意图是什么。该平台的免费可能是最大的吸引力。但是据我所知,人们都在闭门开发自己的 安卓手机,导致目前所有的安卓手机都互不兼容。你可以说这是百花齐放,但也可以说是一塌糊涂。据我看来,一塌糊涂的可能性更大。”2009年6月,被称为 Java之父的、Sun公司资深元老詹姆斯·高斯林这样评价谷歌的安卓战略,言语中透露着不满。其实当时整个Sun公司上下都对谷歌安卓系统利用了 Java技术,却不肯付钱很恼火。

说起来,Java技术与谷歌存在着“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这项技术是时任谷歌CEO的施密特早年在Sun任首席技术官时主导开发的。  

说起来,Java技术与谷歌存在着“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这项技术是时任谷歌CEO的施密特早年在Sun任首席技术官时主导开发的。

Java的开发目标是绕开电脑,设计一个在任何设备上都能运行的软件系统。这种语言的最大优点是其通用性,可以在具有差异性的各种平台之间搭起桥梁,各种设备均可在其打造的环境中得到应用。

当年,施密特向Sun CEO斯考特·麦克尼利建议,将Java转向互联网,他曾回忆:“当麦克尼利确信这项技术,能通过互联网扼制微软对我们的吞并时,他毫不犹豫地成了这项技术的最坚定的支持者。”

Sun以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来推广Java:对任何非赢利性使用都是免费的,对赢利性使用则收费。

《时代》周刊当时评价:“虽然今天Java还只是对程序开发人员有意义,但在今后的几年里,它也许会改变整个电脑产业的平衡。”

这种评价看来很有前瞻性。多年以后,采用Java技术的谷歌安卓系统真的开始改变产业的生态平衡。

作家威廉·吉布森说过:“未来(技术)其实已经在这儿,只不过它的分布不那么均匀罢了。”

Sun向已成为谷歌CEO的施密特提出,谷歌应该为获得Java专利授权而付费,有些讽刺意味的是,这是施密特当年在Sun时参与制定的Java授权政策。Sun开价是1亿美元。

谷歌认为自己并没有从安卓上获利,不肯支付这笔费用。而Sun认为谷歌虽没有直接从安卓上获利,但谷歌将它提供给了一批手机厂商使用,这仍是商业行为,冤有头,债有主,还是谷歌的事。

Sun漫天要价,谷歌坐地还钱。双方将价格谈到了2800万美元,接近成交,但没有成交。

事后,谷歌解释不是自己不想掏这笔钱,而是“Sun希望在安卓的开发过程中拥有更大的控制权”。

但批评人士认为,谷歌“狡猾”地利用了Sun的“善良”,因为“Sun拥有一份长期存在并且对外公开的企业政策,就是其申请专利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自我防御”。就是说谷歌认为,即使自己侵犯了Sun专利,也不会遭到对方的起诉。

后来,谷歌一份解密的文件显示:“Sun在安卓正式推出之后,不得不彻底中断了该公司正在进行的基于Java的智能手机开发工作,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产品,将完全无法与一款免费而开源的产品争夺市常”

Sun方面很恼火,为此开始了精心的诉讼准备,但始终没有展开对谷歌的诉讼。

甲骨文并购Sun之后,其CEO拉里·埃里森获悉了Sun的诉讼计划,争强好胜的他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埃里森的铁杆朋友乔布斯于2010年3月,向谷歌安卓阵营开始了“核大战”,其突破口选在采用安卓系统的宏达电,起诉对方侵权。值得一提的是, 苹果起诉宏达电的律师诺森·克拉尔,原来就是Sun前首席知识产权顾问。在他的主导下,Sun完成了那份准备对谷歌安卓发起诉讼的计划。他加盟苹果后,继 续咬着安卓不放。

“铁骑无声望似水。”随着诉讼如火如荼地进行,一旁观战的埃里森决定加入战局,向安卓阵营挥去沉重一击。

与乔布斯扫清外围、层层推进的战术不同的是,埃里森决定直捣黄龙。2010年8月,甲骨文对谷歌提出专利侵权诉讼,控告谷歌在开发安卓操作系统过程中侵犯了其Java技术专利。

甲骨文发言人凯伦·蒂尔曼在声明中说:“在开发安卓的过程中,谷歌故意、直接及反复侵犯了与Java有关的甲骨文的知识产权。”

律师兴奋得两眼放光

“甲骨文终于对谷歌提起了诉讼。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在Sun和甲骨文的联席会议上,我们就对公司与谷歌之间的专利形势感到不安。我们能够看到甲骨文律师兴奋得两眼放光。发起专利诉讼并不是Sun的遗传基因 密码。”2010年8月,Java之父高斯林这样评价甲骨文对谷歌发起的诉讼。他认为甲骨文此举并不是为了保护专利,而是冲着金钱去的,是自私、权力、金 钱等多种因素混合在一起的结果。

高斯林随后去了谷歌公司。在此前后,一大批原来Sun的工程师投奔早年的老上司施密特去了。这也是埃里森对谷歌不满的因素之一。Redmonk 分析师迈克尔·孔蒂称:“谷歌已经招募了Java社区里的一些著名智囊和技术领袖,将那些人才招募进来后,谷歌就能在Java社区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谷歌认为,甲骨文试图借助这起诉讼,重新捡起对Java的控制权,谷歌总法律顾问肯特·沃克尔说:“事实上,这起诉讼并不是针对安卓,而是针对所有未获甲骨文认可的Java开发行为。这起诉讼试图‘将魔鬼重新放回到瓶子里’。”

美国Java软件工具开发商Aplix副总裁约翰·里佐说:“甲骨文和谷歌之间的纠纷其实是一场控制权之争争夺对安卓技术变革的控制能力。”

甲骨文希望法庭发出禁止令,禁止谷歌进一步开发和销售安卓软件。

对于希望通过安卓把控移动互联时代的谷歌来说,这是不能容忍的事。谷歌迅速否认了这项针对安卓的指控,并表示自己并没有采用Java技术,而是自己开发并采用了一个与Java兼容的技术。就是说,谷歌认为自己没有侵犯原Sun、现在属于甲骨文的知识产权。

负责制定Java的功能和标准的“Java社区进程”执行委员道格拉斯·李说:“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好公司和坏公司。这些企业都在恶性竞争,而且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利益。在这起案例中,敌对双方是两家拥护不同开源形式的企业。”

谷歌随后宣布,由于甲骨文起诉自己,它决定放弃出席2009年的JavaOne大会。自2004年以来,谷歌每年都参加JavaOne大会。谷 歌开源项目办公室工程师约书亚·布洛赫在博客中称:“每年,我们都会参加一些有关开源软件的大会。我们认为,这是谷歌服务于开源社区、与业界共享经验的最 佳机会。”

此外,布洛赫还表示,甲骨文起诉的不只是谷歌,而是针对整个开源软件界。谷歌发言人亚伦·扎莫斯特此前就表示过:“谷歌对甲骨文选择同时攻击谷歌和Java社区深表失望,这样的起诉是毫无依据的。”

谷歌的这些言论是想把甲骨文竖在开源软件阵营的对立面,因为早年Sun已把Java软件开源。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开源并不意味着公司对相应软件放弃了所有权,从法理上讲,甲骨文仍拥有Java的所有权。

Sun十几年来开发并推广Java,光开花不结果,而谷歌、甲骨文却都认识到了Java的价值。

开源软件阵营的一些人士认为甲骨文的所作所为非常粗暴,而谷歌也在业内煽动起了这种情绪。

“从长期的公共关系的角度看,甲骨文将付出代价。”市场分析师杰弗里·哈蒙德说,“谷歌可能会付给甲骨文一些钱,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它也找到 了将来寻求替代技术的借口。而甲骨文则会给公众留下一个糟糕的形象,因为你将看到人们会质疑甲骨文在Java上将成为什么样的管理员。”

“这样两家观点不和的科技巨头之间的交恶,真的很难预测结果。”纽约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道格拉斯·李这样认为。

主审法官怒斥双方

“此案是公开审理,你们的律师和公司不应给法庭设置任何障碍。”法官威廉姆· 阿尔苏普怒斥甲骨文方面的代表。

2011年7月,美国北加州地方法院就甲骨文诉谷歌侵犯其专利权一案举行听证会,法官对两家公司耍大牌都非常不满。

此前,阿尔苏普法官就给双方“各打五十大板”,他要求甲骨文减少对谷歌的侵权诉求。甲骨文起初向法院提出了132项诉讼请求,法官要求甲骨文必 须将诉讼请求减少至“可判定的数量”。他说:“有数百条技术参考涉及无效抗辩。这太多了。”他也指出了谷歌抗辩理由的矛盾之处,要求其减少无效抗辩数量。

阿尔苏普法官还说甲骨文提出的61亿美元索赔金额过高,因此驳回甲骨文的这一损失索赔评估报告。有媒体称,法官在一份文件中称甲骨文是“痴心妄想”,并称谷歌合理的赔偿最多应只有1亿美元。

法官也不认同谷歌代表的观点,谷歌坚称甲骨文没有遭受任何经济损失,认为其广告收入不应包括在安卓系统对甲骨文造成的损失内。法官说:“这种说 法是荒谬的。你们在此事上的态度完全是错误的。”甲骨文代表在法庭上,向法官出示了谷歌工程师蒂姆·林德霍尔姆发送安卓项目负责人安迪·鲁宾的一封内部电 子邮件,邮件中写道:“拉里和谢尔盖要求我们调查是否可以在安卓和Chrome中使用Java之外的其他技术。我们对此进行了大量的调查,最终认为没有技 术能替代Java。我们的结论是,需要通过谈判来获得Java授权。”而谷歌则否认这封电子邮件表明其故意侵权,并称“这与一项调查有关,该项调查就是为 了防止甲骨文起诉而进行的”。虽然如此,谷歌却试图删改这封电子邮件,并表示其受“律师和当事人信息披露豁免权”的保护。

法官并不接受谷歌的说法。法官还警告谷歌,如果甲骨文最终能证明谷歌蓄意侵犯其专利权,谷歌可能会遭受巨额罚款。

美国专利博客Foss Patents知识产权专家弗洛里安·穆勒也透露,安迪·鲁宾曾于2005年10月在一封涉及Sun的电子邮件中称:“如果Sun不愿与我们合作,我们有 两个选择:第一是放弃当前从事的工作,采用MSFT CLR VM和C#编程语言;第二则是继续使用Java,为我们的决定辩护,这样一来我们会成为敌人。”

分析人士称,谷歌明明知道该公司需要获得Java授权,却选择了不通过谈判获得授权的下下策。

法官阿尔苏普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谷歌或许有点儿厚颜无耻了,宁愿赌对方不会打官司(+本站微信networkworldweixin),也不愿支付合理的费用。”

甲骨文希望通过证明安卓是谷歌一大重要财源,进而要求后者赔偿巨额的损失。甲骨文表示,由于谷歌没有提供足够的资料证明安卓的价值,甲骨文将自行调查、估算其价值。

谷歌坚称,安卓是个免费系统,自己没有从中牟利。而甲骨文的律师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称:“安卓提高了搜索关键字的价值,因为它一方面增加了谷 歌完成的搜索量,另一方面增加了销售的关键字数量。”甲骨文的律师还指出,安卓设备上“位置相关”搜索关键字的价值尤其高,因为用户的点进率更高。

甲骨文称安卓业务每年给谷歌公司带去36.5亿美元营业收入,而且“这一数字并没有包括安卓在其他领域为谷歌创造的价值,如安卓市场的价值、安 卓相关服务的价值、保证谷歌没有被排挤出移动市场的价值、与无数安卓设备厂商建立起的利润丰厚关系的价值、安卓用户为谷歌社交服务Google 创造的重 要价值等”。

谷歌方面的人士曾调侃甲骨文是想通过这场诉讼,收回并购Sun公司时所付出去的数十亿美元。

期间,甲骨文还希望法院让谷歌CEO拉里·佩奇出庭作证,并表示,谷歌收购安卓的决定就是他做出的。甲骨文代表称:“拉里·佩奇还参与了谷歌与Sun之间有关授权安卓使用Java的谈判,以及随后与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之间的沟通。”

谷歌认为甲骨文的要求不正当,因为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获得同样的信息,他们要求法院否决这项请求。而谷歌此前也发布公告,希望埃里森能够出庭作证。

双方都想把对方的CEO拉上法庭,而自己的CEO却不出马。

法院对他们的口水仗感到不耐烦,裁定双方公司的CEO都必须出席调解会,以了结他们之间的专利侵权官司。 谷歌CEO拉里·佩奇在到达法院时表示:“我希望今天能有所收获。”而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则声称“我们会尽力而为”。

但双方分歧很大,没有达成和解结果。

花旗银行全球市场分析师瓦特·普里特查德表示,埃里森很可能会要求谷歌为每部安卓设备支付5美元至15美元左右的专利费用。野村证券的分析师理查德·威迪索也认为,甲骨文可能要求每部安卓设备至少收取不到1美元的版权费用。

“甲骨文的诉讼措施伤及了安卓的基矗”市场研究公司LLC首席分析师杰克·戈尔德这样评价。

甲骨文挥出的铁拳,与苹果、微软对安卓阵营的夹击遥相呼应。对谷歌来说,此时的气氛有些沉闷。

没下完的一盘棋

2011年12月,美国专利商标局驳回了甲骨文的一项Java相关专利,这使得甲骨文在指控谷歌侵犯Java专利的诉讼中遭遇挫折。一位法律专家分析,甲骨文遭拒绝的这项专利,在这起诉讼中具有重要的意义。

谷歌能够松一口气吗?

也未必,因为美国专利商标局同时也支持了甲骨文的另一项专利。这将是甲骨文继续咬住谷歌安卓的一枚利齿。

2012年新年伊始,美国专利商标局网站发布消息称,谷歌在2011年12月30日记录的一笔交易中收购了IBM的188项专利和29项等待批准的专利。这些专利多数是数据库知识产权 。

作家尼亚姆·阿罗亚 在《市场观察》上撰文指出:“对这些专利的内容进行仔细审视之后,我们会发现,谷歌收购它们,真正的锋芒所指很可能并不是苹果,而是甲骨文。这两家公司之 间的诉讼大战已经吸引了众多的眼球。谷歌从IBM所获得的一些专利或许可以用作针对甲骨文的杠杆。”

2012 年5月美国联邦法官做出裁决,安卓使用的Java应用程序编程接口不受版权保护。

谷歌对这个审判结果表示了欢迎,谷歌法律诉讼总负责人凯瑟琳 ·拉卡维拉通过电子邮件表示:“今天陪审团裁定安卓没有侵犯甲骨文的专利,这不仅是谷歌的胜利,更是整个安卓生态链的胜利。”

而甲骨文发言人狄波拉·海琳格则通过邮件表示:“甲骨文在法庭上呈现了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谷歌十分清楚安卓将破坏和损害Java。我们计划将继续捍 卫和维护Java的核心,并确保它可以为900万Java开发者及依赖Java的社区提供保护。”(本文摘自《谷歌风云》一书,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手记

有战斗机的硅谷大亨

“成功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他所有人都失败了。”甲骨文公司CEO拉里·埃里森曾这样说过。

埃里森作风强硬,为人高调。他曾买了一架拆除了武器的意大利产“马尔切蒂S.211”型战斗机,在太平洋上空和别人进行模拟空战。他也成了这世界上惟一用战斗机当座骑的富豪。

在电影《钢铁侠2》中,埃里森客串了一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软件巨头。有媒体评价“这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角色,也可以说是埃里森的‘本色演出"。

埃里森曾视盖茨为“仇敌”,屡屡向微软发起挑战。他曾说:“我和盖茨之间的战争不是个人的事,是全世界的事。”

“我不介意驾驶着自己的喷气式战斗机,在微软总部扔下一枚导弹。”埃里森这样夸张地说,“我的目标是击败微软。”

由于谷歌与微软作对,因此甲骨文一度把与自己业务上并没有什么交集的谷歌,视为自己的潜在盟友。甲骨文曾与谷歌进行合作,通过这项合作,用户可 以方便地在甲骨文的客户关系管理软件和GoogleApps电子表格间迁移数据。这成为谷歌办公软件的一个卖点,当时谷歌正在向企业客户推销这种软件,在 办公软件领域向微软的Office发起挑战。甲骨文从这一合作中受益并不大,但通过帮助谷歌,甲骨文可以打击长期以来的对手微软,这一点埃里森很喜欢。

19世纪英国政治家和作家本杰明·迪斯雷利说过:“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斗转星移,谷歌已成为甲骨文的对手。

有人说,埃里森与谷歌交恶,还有一个因素是为他的铁哥们乔布斯出头。乔布斯被赶出苹果后,埃里森曾积极谋划帮助他夺回苹果公司。

乔布斯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非常痛恨谷歌安卓“剽袭”苹果iPhone,他曾准备用尽生命中最后的气力,推动苹果对谷歌发动“核大战”,摧毁安卓。

恰恰在这个时候,埃里森也引导甲骨文,以Java为武器,和谷歌开始了硬碰硬的较量,这不是巧合。

[责任编辑:孙可 sun_ke@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