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网络学院-服务器 > 正文

程序员自白:关于代码、面包和自由

2014年05月05日 14:39:31 | 作者:佚名 | 来源:天极网

摘要: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吧,程序员还真心过得不错,不炼仙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段代码买,不使人间造孽钱。高德纳老爷子归隐20年,没事写写 书,也不缺面包吃;Linus也开得起跑车;没事一群人咖啡馆里混混,聊聊天,写写代...

标签
开发者
程序员
计算机
Linux

我从来不会好好写博客,140字早就限制了我们的写作能力,what a pity。

十八年前,第一次碰触电脑键盘,我爱上了这东西,就像Linus在 Just for fun(抱歉,我实在不能接受图灵给的那个翻译书名:越玩越大)里写的:我从小的玩具是外公的计算机。虽然从游戏开始,游戏却始终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倒霉 的是我现在竟然在一家游戏公司工作,老天这次给我的耳光响亮,也应了《无间道》里一句台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久我就开始学习编程,那时候是 QBasic,相信即使现在的程序员也有很多人没听说过,类似于TC的蓝色编辑背景,大块头的显示器,白色的机箱,现在看来老旧的键盘(不过确实有很多怀 旧的人喜欢机械键盘)一行行敲进代码,程序就在DOS下运行,彼时在我眼里却是美轮美奂。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先学指法,打字,五笔……接下来DOS命 令,FoxBase数据库,UCDOS, WPS, 到Windows 3.11, 3.2……

中学被禁止,影响学习嘛,大家懂的,虽然我一万个不情愿……再加上家里电脑坏了……当然在高中时候我偷着看书学了C,接着就是高考报志愿义无反顾地 所有报考学校第一志愿一整列”软件工程“下去,我想应该不是很容易找到第二个那时候有如此明确目标和不留后路的二货,至少在那个大家报志愿都看那个专业以 后就业好或者热门冷门之类讨论的时候。

大学里才发现多少有点失望,于是整天泡在图书馆,那一层计算机的书被我看了不少,图书馆五楼基本无人问津的一个角落本来落满灰尘的一张桌子也被窝长 期擦得发亮。接下来就进入Linux的世界,对于我这种总是怀旧的人来说(我是指不在乎外面各种Java班开得火热,Web开发一派生机的景象)这简直是 天堂,黑底绿字的shell才让我如痴如醉,Emacs让我欲罢不能,各种开源和自由软件也让我如痴如醉。

找工作莫名其妙就来了上海,记得大一还是大二时候我还说过肯定不会去上海那种地方,太吵闹,我不喜欢,结果又一次打脸,聚源(那是说的是恒生电子) 最后一面,我才想起来问老金(我当时以为他也就是个人事)工作地点,他说上海,我脑袋里的想法是”哦,上海就上海吧,反正不想在西安待了“。

来了之后又开始学Delphi,我曾经以为早就没人用的东西。那段时间我也一直以为我是幸运的,很多人小时候的理想是干这干那,中学时候说我要干嘛 干嘛,最后都从了社会,不少都进了莫名其妙的行当;还好我小时候有个不切实际的理想:国际大法官(惩恶扬善嘛,那时候总在地图上看荷兰海牙,老想着有天审 判日本首相来着,现在看来相对后面这些,桥本龙太郎是个好人),中学就想当程序员了,然后我就真的当了程序员。

说好听点儿我是个Geek,说难听点儿吧就是个怪胎,记得以前有次跟老太太(我妈)打电话还聊起过这个,我这个人吧,会的东西挺多,比如我会编程, 可我工作用Delphi(虽然我最擅长最喜欢的还是C,虽然Delphi算是我所有编程语言中水平最差的),我这个年龄的Delphi程序员估计在茫茫程 序员大海里的比例约等于零;我会奇门遁甲,呃……你们要不要问啥是奇门遁甲?我会用计算尺,这个听过没?我喜欢莫扎特贝多芬海顿远远胜过王力宏周杰伦陈奕 迅,我还听古琴曲;我会哼两句京剧(当然我嗓子初中时候发烧烧坏了);我喜欢读老庄;大家没事多学一门外语,别人学日语韩语,我倒喜欢德语;诸如此类,老 太太总结出一句话:个不成器的家伙,会这些东西没一样有用的……我摊手……

好了,这前情提要太多了,正题是这样的,从我决定要出国以后,总会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出去;今天正式回答一个完整版的。

当初研究生考试当天有了想法不想读研,于是考试成绩自然就扯了淡了,因为我当时站在赵旭亮的宿舍里,看着楼下的人群,忽然觉得见过的很多研究生都 没学啥,就打了游戏了,可我又不怎么爱打游戏。然后急切的想工作,觉着自己学了不少东西,工作以后才发现在国内做软件有多坑,你学的软件工程那一套,基本 是没人用的,因为基本是没几个人懂的,譬如你一学建筑的,跟农村自家盖土房子的农民说施工标准、建筑流程、刚体力学、设计美感……他会一板砖拍你的;软件 行业在国内情况类似,我们现在的前辈(说好听点儿)领导们,多数是学机械材料电气化学的,业余时间看了一两本编程书,比如TMD谭浩强老师的书,或者什么 什么大全,21天精通XXX,完了就干了程序员,一干就是十几年,这十来年也就基本继续过去那个套路,还是XX天精通XX,或者在网上没事瞎逛逛,话说英 文不好真害人,他们只能在国内一些网站论坛博客贴吧里晃悠,而这里面大部分人和他们一样的半吊子。于是乎,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群哥啊叔啊的还沉浸 在咱自己的桃花源里,来个新人,你要这样这样这样,我当年做某某项目怎么怎么样balabalabalba一顿说教,当然这帮熊孩子们真有人深信不疑的, 一忽悠就上道"我师父技术可厉害了,我领导水平太高了",十年之后他们又成了类似的人,继续给祖国丢脸,拖行业后腿。

据各种可靠不可靠统计,多数认为搞金融的和搞IT的是目前国内收入最高的行业,不幸的是我曾横跨这俩行业,结果还是穷得叮当响,这倒不说,金融行 业的软件跟不上时代,技术相对落后情有可原,您说要稳定嘛,和谐社会嘛,亏了钱就不好了嘛,你看看光大嘛(真TM是误操作?尼玛),所以咱要求稳嘛。好 吧,但咱至少重视一下产品质量好嘛?测试全面一点儿,不要总是界面上点点就完事了;需求调研深入一点儿,别总半路各种改需求(我是说一些核心思路的改 变);流程规范一点儿;大家都用心一点儿行嘛?您就再向钱看好歹对得起客户给的钱吧?您是挣钱的还是骗钱的?至于现在这游戏行业,我刚进来不久,没太多发 言权,不过个人经验,现在待的这个单位除了公司行政方面的制度都还不错以外,其他真心不敢恭维,您就不敢有个配管?您就这么舔着脸把SVN当FTP的在 用?您敢不敢有点儿代码审查?咱能不能少写的if...else多动动脑子?

记得08年左右吧,当时的facebook还没那么火,所以也还不用翻墙,我那时候注册了个帐号,后来没人玩我也就不玩儿了,可没过多久,我大长 城防火墙威武,facebook火了,我们也被隔离了,靠,FB是H7N9么?完了Google也墙了,妈的百度搜个地名都能出来一堆”处男“为实际关键 词的结果,你让我咋玩儿?每当我打不开我的Gmail时候就先更新一下hosts,当我想上FB, twitter时候开一下VPN,过不了多久就用不了了,还得换一个,这日子……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我了个去。当我们祖 国各种愚弄大家时候,我估计鲧在天之灵挺开心:看,这跟我治水是一样一样一样地。可您真心堵不住啊。您让我一开口就n多敏感词,我还情何以堪?只能无颜面 对家乡父老,滚去万恶的资本主义了。

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吧,程序员还真心过得不错,不炼仙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段代码买,不使人间造孽钱。高德纳老爷子归隐20年,没事写写 书,也不缺面包吃;Linus也开得起跑车;没事一群人咖啡馆里混混,聊聊天,写写代码,有空会会朋友,旅行,探险,非洲看看小盆友们,日子也挺滋润。大 牛们在学校教教书,做做研究,都挺好。虽说也有棱镜,好歹人还能出来个个斯诺登,我们要敢有个斯诺登,阿桑奇的,早被请去喝茶关小黑屋了,您看看什么刘 ××陈××的。得了诺贝尔奖也不能让人知道,咱得诺贝尔奖的那是莫言。当时贝尔拍金陵十三钗时候去看陈某还挨了一顿揍,这会儿谁还管你外国友人,您不能干 涉我内政。

再者,这行先进的东西多数还都被那万恶的资本主义掌握着,国内管你阿里腾讯还是百度,多数也就还是用人家的东西罢了;您别说咱也有牛能吹,自主研发的东西也不少嘛,中科红旗这几天刚算是消停点儿,以前的麒麟,还有最新的COS系统,多牛,自主研发,这些都了不得……得。

得,虽说还有好多没说,也都是扯,语文严重退化,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语文老师,乞望海涵。

[责任编辑:孙可 sun_ke@cnw.com.cn]

我也说几句

热点排行